• 南京装修公司
  • 南京家庭装修
  • 南京家装公司
  • 南京装修

我家的装修,工长的噩梦

我觉得装修初期学经验比听故事更重要。讲故事和听故事的时间都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所以我很少讲故事,特別是扯皮的事。但新同学,今天我要讲的故事,你一定要好好学习。

我家的淋浴房下水道、洗衣机下水道、洗脸池下水道,这三者是刚开始这个下水道就有一点不畅通,装修前我找人来疏通,人到了,工长乔工说,你先別疏,何不装修结束再疏通呢?闻之有理。

后来有个工,把泡了瓷砖,满是泥沙的水倒入了淋浴房下水道,这边的下水道就堵了,找人来通了一次,以为通了,结果是把堵塞物给通到洗脸池下水道位置了。再通洗脸池下水,往下水道洒药打弹簧,结果把下水管子打裂了一可我们都不知道裂了!我们就知道还没通利索。

下水道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呀,装修公司总要给我个说法吧,可等了几天没有解決方案,打电话给工长乔工,乔工对我家的事已然不耐烦了(因为之前我家换了许多个瓦工,瓷砖也没有铺好),他很生气地说想到我家的活儿就做噩梦。我说:“"你可不能因为我已付全款你就不负责啊,我爽快付全款也是为了你周转方便,咱们不是熟人了吗?”他说:“我最讨厌你拿钱的事来压我!谁说我不负责了?”这是装修以来乔工第一次对我发火。

我只有找装修公司的老总高大锤。大锤说,当初第一个瓦工因偷工减料被换后,其他所有的瓦工都不愿接我家的活儿,大家(网友和商家)都劝他们別接我家的活儿了,是他们硬撑了下来,想不到到现在还有这么多事,想不到我还打他电话告乔工的状一我说我只是寻求解决方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错在哪儿了。拖了我那么久的工期和让我损失一个非常好的工作机会,我都没要求补偿,怎么就成了我的罪过,他们的噩梦了呢?

我家的装修,工长的噩梦  装修知识  第1张

第一个瓦工方师傅为图省事偷工减料做了防水,大锤是一个高标准负责任的人,是他要求乔工给我家重新做防水的,也是他和我共同协商要求踢走那个方瓦工的,后面的瓦工不爱接活儿,那能是我的错吗?要说那第二个瓦工白师傅为什么也不干了,您说他水平高我真不信,否则怎么能从厕所下水道里捞出厨房的瓷砖呢?第三个瓦工吴师傅说我买的瓷砖不好罢工了,因为他只贴一线品牌的瓷砖,我能有什么办法?第四个同工凌师傅一来就把下水道弄堵了,干了半天就走了,我能拉着他不让走吗?第五个瓦工和第六个瓦工,我哪里说过不好两个字了。

打大锤电话也找不到解決方案,而且还背上了令人做噩梦的罪名,委屈。。。。

车到山前必有路,卫生间排水不畅通,还是可以继续用水的,我继续做我的保洁。可是没想到楼下邻居找上门来,说:“你家装修怎么漏水啊?都漏到我家了!"影响別人正常生活了!我赶紧去她家看了,把她稳住,说我上楼回家打电话。到家后我越想越觉得委屈,还害怕高大锤联合乔工不解决我给他们制造的这场噩梦,就哭了。

哭停了,打电话给监理张工,一听到张工的声音,又哇地哭了,跟他讲了现在我家的情况,问他怎么办。张工说:没事,这不是有我呢吗?你先別哭,打电话给高大锤,看他什么时候派人来,我可以放下手头一切事一小时就能到达你家!“雪中送炭的温暖又一次让我感动得哇哇大哭,可我来不及哭太久,我要解決问题。

我想打电话给工长乔工,老总大锤不如乔工关心我家的事,可是从来不生气的乔工,已经对我很不耐烦很生气了。我得找大锤!严重的事,得先问老板!我觉得漏水到楼下,令邻居很生气是很严重的问题。我问大锤:能不能亲自来看一看?他说他很忙,会派人来的。一会儿乔工给我来电话了,还是很客气的,说在西四环,我家在东四环,问能不能改天,我说邻居等着呢,他说他来,我又约了监理张工。

虽然有张工给我做主心里踏实,不过我也想弄清楚到底我有没有令他们做噩梦。于是,我想起了搜狐装修大学里的诸位同学,我一个电话把正在跟老板谈事的大楚从工作岗位给叫来了,把正在收拾准备次日赶飞机的“爱她就给她装修”给叫来了,把正在为结婚办喜酒奔波的有才媳妇给叫来了,还把胖蝴蝶从西四环给叫来了,希望大家起见证一下我是怎么为装修公司制造噩梦的。

去楼下拆了吊顶一看,果然有漏水,确认是下水管破裂。首先乔工摆明了态度:责任不一定在他,我买的是二手房,谁知道这下水道里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呢?如果这里面全都是水泥砂子,说明是他们的责任;如果是別的,就不是他们的责任。解決方案是:次日乔工带人来鋸了下水道破的那一截,粘上新的就好了

次日锯了一截,还没完全通。又锯了一截,通了!我是悲喜交加、喜极而泣啊!姐何时见过这么畅快的下水!

那么,堵住的到底是什么呢?一块厨房地砖大碎片、一堆水泥砂浆、一团被腐蚀了成丝儿的抹布状物,责任能是我的吗?现在总算是还了我个公道。我向来得饶人处且饶人,到今天我也没有给大锤和乔工打电话问候他们:我如何给你们制造噩梦了。

我家的装修,工长的噩梦  装修知识  第2张

课堂总结

凭良心说,工长小乔对我们家还是不错的,几次更换瓦工以满足我的要求,即使乙方承担同工涨高了的工钱,也没有跟我提加钱的事。可能是我家装修太不顺了,各种状況频出,オ导致乔工的爆发。但装修公司的噩梦真的不是我造成的,严格要求自己的装修工人,提高工人的技术和素质,才是消除噩梦的良策。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请个监理是很必要的,在万般无奈、四面楚歌的时刻,还有一个人是站在我这边的。


标签:
南京装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