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装修公司
  • 南京家庭装修
  • 南京家装公司
  • 南京装修

超级闹心的瓦匠活儿,把装修,当作一件快乐的事情来做;把装修的过程,演变成学习研究的过程

我只想把自己在瓦匠用工方面的教训写下来,展示给大家,给朋友们提个醒儿。也请列位评论下,看看到底是我过分吹毛求疵,还是工人的人品、手艺确实有问题。

先后用了两个瓦匠,罗师傅和蒋师傅。第一位罗师傅,沈阳当地

人,把活干得那叫一个超级闹心!后来实在忍无可忍,便把他给辞了。这中间出现了无数的意外,有些情况让你连做梦都想不到。由于此前跟罗师傅就比较熟了,交锋时,实在不好意思跟他再多说什么,就采取了一个比较另类的做法一给他写了封信!当时他看完这封信,臊得满脸通红,一句话没说出来,工钱要了不到一半,黯然神伤地离开了我家。

给瓦工罗师傅的一封信

尊敬的罗师傅

您好,最近辛苦,见字如面。之所以给你写这封信,不想当面你交锋,主要是因为我们毕竟是老朋友了。在为人处事的风格上,你是了解我的,有些话实在不好意思当面说出口,就用这种方式与你交流下.

提起我们之间的交往,差不多也有六七年时间了,你曾先后给我家干过两次活儿,算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合作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是我们单位的领导介绍的。简单算了一下,你大概给我们单位七八位同事家里干过活。当时大家对你的评价那叫一个好哇!都说你活儿好、人讲究,还主动替房主考虑,想方设法为房主省钱,俨然一位大师级的人物。事实上也是如此,前两次活儿干得确实是相当不错的。那时用的砖还没有这次买的好,但效果却是十分明显,亲成朋友看了都说好。

这次装修也没多想,肯定还要找你。于是大概从六月份就开始约你,你的活儿确实也挺忙,一而再再而三地让我等。没办法,认定你了,多长时间都等着。80平方米的房子,厅里不铺砖,仅厨房卫生间,你要2000元。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吧!我是一分钱都没跟你讲啊,就是想让你心里舒服,指望着你尽心尽力地做活。

这次装修用的瓷砖,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了,都是十大品牌里的应该算是“顶配”了吧!反正基本上把能买到的最贵的都买回来了。

砖买回来都快一个月了,你还让我等。我忍,等着。这时,第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终于约好了第二天早八点开工,我特意请了假在房子等你。快八点半了你来个电话,说上一家没干完,还得等两天。当时我也没说啥,但心里相当不爽。这里就问你一句家干不完你是当天オ知道的吗?你不会提前告诉我一声啊!让我请假等你,这不是泡人儿吗?两天后还是一样,还没干完。直到第四天头ル上,你终于大驾光临了。

当时你是一个人来的,按惯例像你这样的“大瓦匠",应该带个和灰拌料的小工ルオ对。你说小工回老家了,两天就回,当时就知道你在散谎,不过是想节省点开销、多挣俩钱儿而已,心想算了吧,反正当初讲的是活儿,又没按工时算。但是你知道,你这样干,是很影响我的进度的!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直到你离开我家,也没见到你那个“两天就回”的小工。

在我接角触过的诸多工种中,罗师傅你是最能“要大牌”的!每天上午八点半、有时九点多オ到,下午不到五点就收工走人。大夏天的,早上四点不到天就亮了,晚上快八点还没黑。干活儿这玩意讲究个赶早赶晚,天凉快人舒服,出活儿。你可倒好,最舒服的早晚用来睡觉,最难受的中午用来干活,你得劲吗?看看人家对面屋的蒋师傅两口子,早晨六点不到就开干了,晚上过了六点半俩人还在忙活,中午人家媳妇就在工地用自己带来的电饭锅开火做饭。两家几乎同时开工,人家厨房都开始铺地砖了,你才起来三层墙砖,你好意思吗?一天天地陪着你,就是不出活儿,有两次觉着实在太磨叽了,就旁敲侧击地点一点你。你说媳妇在铁西开了个麻将馆,有时候得去帮忙照应照应。

这我都能忍,反正活儿就这一堆一块,干完就行呗,新房也不着急住,晚几天就晚几天,没关系。谁让咱请的是位“大师傅”呢!于是,在施工过程中,给了你我认为是足够的优待。罗师傅,你心里应该明镜儿似的,2000元一分钱没跟你讲价,还哪有供饭的?但你回忆一下,你在我家干活这二十多天,哪天不是好饭好菜地伺候着,偶尔还得喝点ル。有两次干得稍晚了一点,连晚饭我都管了。这不都是钱吗?但没办法,谁让我看好你内!几乎每隔一两天我就给你端上楼冰镇的沙瓤大西瓜,你吃得那叫一个美呀。好好想想吧,在別人家干活,有人供着你冰镇西瓜吃吗?开工后,你说"去买箱矿泉水回来这个不用你说,早就买好了,在后备箱里,两大箱呢,搬上来就是也不单对你这样,我对每个工人都这样,大夏天干活不喝够水还行吗?但在我的印象里,一般是没有工人主动张口要的!事实上,我自己喝水有时也是用家里的净水器过潓后烧开晾凉镇好,再灌瓶里放在车上喝。一方面确实省钱,另一方面我觉得这水比买的还干净。你还不止一次地暗示我,“其实我平时就爱喝点可乐!"我儿子还没成天喝可乐呢,你谁呀?假装没听见,没理你。再说了,那玩意儿好吗喝多了你不怕得糖尿病啊!

由于我家弱电这块儿比较特殊,各屋地面上弯弯曲曲将近30根管子,所以工序与別家稍有不同,必须先把地面打上,否则都下不去脚儿。地面找平这道工序让我跟你磨破了嘴!事先说好了要压光,等到干时你说啥也不给压,说太麻烦没必要。我也知道这不是必需的,但我们是早就讲好了的啊!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好说歹说曙叽了快两个小时,你也没按我说的干。有这工夫干都干完了,你可真哏吶另外,在打地面的时候,我反复交代:因为有些线将来还可能更换,所以穿线管让电工做的都是漫弯儿,抹灰时小心些别破坏了弯度。但你是咋干的呢?拐角处你发现不太顺手,居然用脚把穿线管踢悳!你这不是祸害人吗?

如果以上这些还都不算什么,那么到了你的专业一贴砖的时候,罗师傅,你的粗心大意、不负责任、知错不改、推托搪塞等等不专业和劣根性,就都赤裸裸地暴露无遗了!

1.图省事儿,不愿全屋放线。为了保证整面墙的砖都在一个平面上,同工在施工的时候一般都要先“放线”,就是用棉线钉个方框,用水平尺找准。这些技术上的问题,你比我清楚。況且以前的两次活ル,你也都是这么干的。这次发现你没有放线,问“行吗?“”你说没问题,手上有准儿!真后悔听信了你的鬼话,导致一面墙整体向后倒!究竟差多少角度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工程的标往应该是墙的上下两端相差不能超过3mm,超过这个尺度肉眼就能看出来。从我家这面墙的样子看,估计相差最少在1cm以上!关键是,这种失误是致命的,没办法改正,要想纠正只有全盘推翻,砸掉重来。另外,瓦匠为了对缝儿精准,一般都要在砖缝里垫插一些牙签之类的小细棍儿或者包装袋之类的小薄片儿。怕你图省事儿反而耽误事,先后可过你好几次我用不用给你买些牙签回来?”你又说不用,有准儿!可结果呢?你自己说。

2.工具低劣,水平尺居然是个坏的!毕竟有过几次装修的经验,我懂得“第一层墙砖”对瓦匠活儿的重要性。这最下面的第一层墙砖贴好后,接下来的砖便一块儿倒一块儿,所有的砖都要以它为示兵”、向它看齐,就像科杆子上的“定盘星"。所以就要尽最大的努力,力求把这层砖做得近乎绝对平直。这样的关键技术环节我当然不能放过,眼你一起反复测量了多次。但贴到上面几层时,还是发现不够直。为什么呢?真是见鬼!那天你收工回家后,我導在地上研究了半个多小时,最后终于让我找到了原因:原来你的那把水平尺居然是个坏的!!用尺子的一面量是一个刻度,用另一面量又是一个刻度。简直太荒唐了!赶紧到楼下建材店花20元买把新尺给你用。另外,你用的无齿锯片质量也不过关。发现你在给瓷砖倒角儿磨边的时候经常崩碴儿,据对门的蒋师傅说,除了瓦匠手法的关系外,锯片也很关键。你用的是两块钱一片的,用八块钱的就好得多。罗师傅,你因为这六块钱的事儿,浪费了我多少块瓷砖?舍不得花钱你说话呀,我去买,多大点事儿啊!

3.马虎大意,没有对花儿。为了避免白色墙砖过于单调,我买的瓷砖是有水波暗纹的,纹理一端宽另一端窄。这一点,你并没有仔细查看,恰巧那天我又没到现场监工,你就随手贴了上去。后果非常严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搞行为艺术呢!好在被我及时发现,并用红色粉笔一一打叉作了标注。这没啥好说的,揭下来重贴吧,但起坏了好几块砖,这玩意儿斑贵的,心疼我的银子啊。还有一条,我不知道你是抽风还是故意的,至今也没想明白。无齿锯这东西在瓦匠活里只有一个用途:倒角儿磨边。切割瓷砖的直边是绝对不能用锯的,否则再高的水平也难兔留下豁口。切砖要用你们瓦匠专用的“玻璃刀”划出印儿后,垫在小铁棒上双手用力摁下掰开,这样切口オ能平整。而你呢?竟然有三块砖是用锯锯开的,满是豁口就贴了上去!这是严重地违反操作规程,我都不好意思用沈阳的埋汰嗑儿说你。

4.算尺不准,导致款砖靠边。瓦匠在计算用料尺寸上,规矩是这样的:尽量保证整砖铺贴,如果实在安排不开,也不能把窄窄的一条摆在一个边上,要尽可能往两头“赶”,否则看着就很别扭。更讲究一点的做法是,墙或地面边绿上瓷砖的尺す,不小于整砖尺寸的一半。罗师傅,这一点在你开始干活之前我就明确提过要求了。你还煞有介事地测算了一番,说没问题,能赶到整砖上。可结果呢?在厨房墙靠门的一侧,你居然给我留了一条2cm宽的窄条!问你怎么回事你说之前是算好了,没想到铺着铺着就串出来2cm,反正挡在门后,影响不大就这样吧。当时我已经有些出离愤怒了,反问“你说行不行?”你说那就把相邻那面墙加厚吧。我琢磨了半天,恐怕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但是罗师傅你应该很清楚,把整整一面墙加厚2cm,缩小室内有效面积不说,单是砂子水泥也是需要不少银子的!

5.知错不改,反找各种荒诞不经的理由推卸责任。罗师傅,你是专业人士,检验一个瓦工手艺最筒单的が法就是“看角儿",根据位置不同又分为:平面上四片砖接在一起的“对角儿”和立面上两片直角砖之间的“倒角儿"。看看你的水平吧,“对角儿”的四片砖好几处不在一个平面上。“倒角儿”两片立砖之间的缝隙又过大,虽然这样做可以减少在以后使用中的磕碰崩碴儿,但老哥你做的这个缝子也太大了点吧!你当我真的不懂?蒙谁呢?当我质问你时,还记得你是怎样狡辩的吗?你说这砖有尺差!我怒,你看哪个品牌的砖是绝对没有尺差的?别人家用六七块钱一片砖,也没铺出你这个效果来呀!我用的这些牌子,恐怕那些大款家別墅里用的也就不过如此了吧再有钱也不能从国外买瓷砖运回来吧。国内市场上质量最好、价钱最贵的,也就是这几个牌子了吧。罗师傅你每年干这么多家,不是每家都能给你用我家这个档次的砖吧?你又说,勾完缝就看不太出来了。我再怒,这叫什么工作态度?瓦匠全指勾缝活着啊!然而,更为荒唐的是,在说到铺贴不平这个可题时,你给出的答案竟然是:你家墙面不平!我还得怒,地球还不平呢,不盖房子了?要你瓦匠是干啥吃的,不就是把不平的找平吗?横平竖直,对瓦匠来说,应该算最基本的要求吧,这个标准过分吗?

6.心里没数,反复多次补料。瓷砖先后补了两次,就不说了仅以砂子水泥红砖为例,让我来罗列一下你让我上料补料的全部经过:①6月22日,第一次上料,红砖360块、水泥15袋、砂子50材料463元、车费70元、力工150元。②7月6日,砂子120袋300元、力工90元。③7月8日,砂子2立方米100元、力工120元。④7月15日,水泥8袋144元、红砖260块92元、力工60元。③7月18日,砂子1立方米75元、力工55元。⑤7月24日,砂子1立方米80元、水泥9袋162元、力工60元。つ8月5日,水泥8袋145元、砂子50袋125元、力工30元。粗略地算一下,仅砂子水泥红砖这项,你就先后让我上了7次料,光车费、力工就花了我570元。干到后期我都有点ル心理障碍了,就怕你还让我进料,花钱还在其次,谁经得起这么折腾!连楼下的蹲活ル的力工都跟我说,"这么个上料法还是头次遇见,要说怕剩了给东家造成浪费,补个三两趙料是也算正常,补这么多次料,这样的瓦匠纯属心里没数儿,要不就是在祸害人。”我看你倒也不一定是有意的,因为前两次干活你也是这么个上料法,看来你还真是心里没数儿。还是那句话:大哥,你是不是在搞行为艺术?

超级闹心的瓦匠活儿,把装修,当作一件快乐的事情来做;把装修的过程,演变成学习研究的过程  装修知识  第1张

以上就是我想对你说的几句心里话。罗师傅,咱这活儿还接着往下干吗?

此致

敬礼

罗师傅走了,是带着遗憾走的,这点从他愧疚的眼神中能看得出来。这一幕让我也不兔有些伤感,久久不能释怀。不止一次地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人家,要不然前后几次干活儿的差距咋会这么大呢?可实在又没想出什么具体事儿来,后来又问了几位去年经罗师傅手装修的单位同事。同事们说,也就那么回事吧,没像传说的那么神,现在家里还有几处空鼓、裂缝的砖。啊,明白了,原来人是会变的,手艺人也是如此。

每每回想起罗师傅把工具捆在电动车上,趄趄而行、惆怅离去的背影,不禁感慨万千:一代名匠,就这样走了,从此世上不再有传说中的罗师傅。因为他,早已堕落。

至于第二位瓦匠蒋师傅的人品手艺,就没啥说的了。当初请蒋师傅来接罗师傅的活儿,人家说啥也不接,给多少钱也不干!说罗师傅这水平,打下手儿都不用他。后来好说歹说给干了,1600元。加上付给罗师傅的800元,瓦工工钱一共2400元,比预计的多出400元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蒋师傅还说,如果有人问起,干万别说厨房是我铺的,丢不起那人。

光是给罗师傅“擦屁股”、处理瑕疵,就用了两个整工。卫生间整个是蒋师傅贴的,成活后用水平尺反复测量,所有位置,误差竟然微乎其微!地漏坡度找的,人走水净,手艺了得。防水做了两遍,第遍是罗师傅做的,闭水试验也做了,不漏。但越想越不放心,又找来一位防水师傅,又做了一遍柔性防水。

人家蒋师傅的作息时间是早六晚六,中午吃饭时间不超过半小时,其余时间都是“有效劳动”。加上勾缝儿,一共六天完工。这要让罗师傅干,还不得磨叽个十天半个月的!看着平整光鲜的墙面,我难掩心中的喜悅。

课堂总结

1.现在许多同学确定装修公司和装修师傅,都是看其口碑,但也有一些公司和人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还是要看其实际的工作,多做些前期考察工作,比如查看最近施工的工地等。

2.多做对比,不同的人,不同的工作态度,就会出来不同的工作效果。相信对比之下,谁好谁孬,自见分晓。


标签:
南京装修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