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装修公司
  • 南京家庭装修
  • 南京家装公司
  • 南京装修

精明的送货小伙儿,努力,建一个好家!

本来,上个星期就可以进家具了,因为小区修路,所以推迟到这两天。但路依然没有修好,苦了送家具的师傅们。昨天,给我家主卧送床的师傅就扛了ー小段路。今早我赶到小区时,发现情况并没有好转,这让我忧心忡忡,因为次卧的床上午要送来。

八点整时,师傅打电话过来说,快到小区了。我说了我的担忧师傅却很乐观。不到十来分钟的时间,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师傅送床来了。这真让我喜出望外。望着这个满脸透着一股精明劲的南方小伙儿,我止不住一个劲地可:“怎么这么快啊?

小师傅狡黠地一笑:“他们都是扛进小区,我是把车开到地下车库直接到电梯口的。”

“哎呀,你太聪明了。这几天大家都是从小区外边扛进来的。你可是第一个呀!”这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你是第一个送家具的就好了,知道了这个窍门,别人就不用素死累活了。”我一边赞美师傅,一边告诉小师傅把床送到次卧去。

组装时,小师傅说话了:“阿姨,床的骨架还没拿上来呢。”

拿去吧。”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骨架进不了电梯,要扛上来。

哎呀,这可太辛苦你了。电梯怎么就上不来呢

我们有个规定,一层楼10块钱,您这是18层,您给180块钱就可以了。

我一听就晕了,这可是第一次听说上一层楼十块钱呀

我买床的时候,你们也没说呀?

那是不知道你们的电梯放不进去呀。

我想起了送衣桓门的小伙子们扛门上来时的情景,我想起了送厨房门的小伙前天扛门上楼的情景,我想起了昨天刚刚装好的次卧的床。我说:"小伙子,我这两天正在进家具,幸好你不是第一个。”

我领着他到主卧去,指着衣柜门,我领他到客厅,指着厨房门告诉他,这些都是扛上来的,但都没有加一分钱。

小伙子也不示弱,告诉我:“那些是厂家,厂家就有这个服务。我们就不同了,我们是家具商场的,我们就一点安装费。

我说:“你这就说对了。你看看这是昨天下午装的床,这是X品牌床,送货人是XXX家具商场的,也不是厂家的。你们商场名气大,应该更讲信用啊!

我忽然想起,昨天的床骨架怎么没听说不能上电梯呀?我就去拿尺子过来,掀起大床量它的尺寸。

小伙子说:“我们的比他的大,你量的是他的

我说,我是想解決问题,如果能放进电梯,我们不就都省事了吗?小伙子却说,你不出钱,这事不好解决。

僵持了一段时间,小伙子打电话,用的是家乡语言,我一句也听不懂,也不想听。但电话还是交给我了,让我说话。

我和电话那头说:“买床时,你们从没说过,进不了电梯要加钱。”对方显然不是我买床时见过的店家,是一个南方口音的男子。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你看这样好吗?我们店家出大头,出100元,你出80元。这样行吗?”我拒绝了他的要求,把电话挂断了。

他们又用南方话在电话里交流了一会ル后,小伙子下楼去了。望着离去的小伙子的背影,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刚才是有点生他们事先不说好,这时候狮子大开口。不过,从1楼扛到18楼也真难为他了。想到这里,我悄悄准备好了80元,想着上来后,递给他,说两句好话算了,反正都是为了我的新家,小伙子也不容易呀我这么大岁数,和小伙子不该一般见识。想到这里,我急忙到厨房去给他注备一杯冰糖水,待会儿,他一定又累又渴。

我刚把冰糖水准备好,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小伙子扛着骨架来了。

这么快呀?”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从电梯上来的。”小伙子没好气地说

不是进不去吗?

我把它硬挤进去了

我实在不知和他说什么好了,望着这个满脸适着一股精明劲的送货小伙儿,攥在手里的80元钱该咋办呢?

课堂总结:

从事搬运装饰材料、家具的工人都应该得到一定的劳动报酬,合情合理的收费是必须给的,这些都写在合同条款里。非条款里的,就要警湯了。每个装修的业主都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该怎么办呢?哈哈!看着办吧!


标签:
南京装修公司